咨询热线:0592-2092277

中医西医是如何理解产褥热的,产褥热的历史发展与意义

2018-04-03 来源:好月莱月子会所 浏览量:646

产褥热在20世纪医学不发达的时候,易感染的妇女相当多,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们对医疗设备的重视以及完善,到如今,产褥热的受害者逐渐的没有了。那么什么是产褥热,产褥热在中医与西医的里面又是如何的解释以及它的历史发展与意义。


产褥热是由于产后致病菌侵人生殖器官而引起的疾病,医学上叫产褥感染,是产妇在产褥期易患的比较严重的疾病,尤其是卫生不好的地方和人。


一、中医:中医认为引起产褥热的病因病机为感染邪毒、外感、血瘀、血虚。

a、感染邪毒:产后血室正开,若接生不慎或护理不洁,邪毒趁虚侵犯胞宫,正邪交争而致发热;

b、外感:产后气血骤虚,元气受损,腠理不密,外邪趁虚而入,营卫不和,可致发热;

c、血瘀:产后恶露不畅,瘀血停滞,阻碍气机,营卫不通,郁而发热;

d、血虚:产时、产后失血过多,阴血骤虚,以致阳浮于外而发热。

二、西医认为引起产褥热的主要原因为各种细菌、支原体、衣原体引发的产褥感染,主要有外源性和内源性两个感染途径。

a、若接生时消毒不严或护理不洁及产妇临产前有性生活等可致外界病原菌进入产道引起感染,称为外源性感染。

b、若产妇机体抵抗力和免疫力下降时,导致寄生于正常孕妇生殖道的病原体数量、毒力增加时引发的感染,称为“内源性感染”。


三、诊断:产妇出现发热症状,应详细询问病史及分娩过程,仔细检查全身、腹部、盆腔及会阴伤口,确定感染部位和严重程度,结合辅助检查进行诊断。


四、产褥热的历史发展

a、导致产妇蓐劳、蓐风或产褥热的原因,是因为她们在分娩过程中接触了完全没有经过消毒流程的助产人员。在中国,“接生婆”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前引的南宋《妇人大全良方》:“(生产时)宜预择年高历练生婆一人,并稳当曾经惯妇人一二人扶持,不得挥霍,恐产妇扰惊。”明代《万氏妇人科》中亦有叙述:“产母房中,止令稳婆一二人,紧闭门户勿使杂人往来,更禁人无事询问。”


b、中国古人分娩常在户外,由产妇一人独自完成。比如东汉王充的《论衡》提到:“乳子之家,亦忌恶之,舍丘墓庐道畔,逾月乃入,恶之甚也。”尽管早期人们将分娩视为不洁,和昆族妇女一样选择在户外产子,但并没有产后疾病的记载。

c、1847年,现代医学已经萌芽,欧洲妇女开始到医院里进行分娩。然而,在匈牙利的布达佩斯,妇女在医院生产的死亡率竟高达10%(对比一下,2014年中国妇女生产死亡率是0.02%),状况就是产后很快出现寒战,伴随高热持续不退,最后有极大可能昏厥,并危及生命。


d、匈牙利妇科大夫塞麦尔维斯偶然发现,他一位同事的助手在解剖尸体后,划破手指,感染而死,死者的症状竟与产后死亡妇女情况相似。虽然他当时还没有了解细菌致病的观念,但他朴素地想到,如果在触碰污物后能及时清理、消毒,避免与患者发生接触,或许就能隔绝“毒素”进入产妇身体。塞麦尔维斯随即要求全体产科病房人员,必须用具有消毒作用的氯化钙水彻底清洗双手,同时用来清洗病房。这一措施立即收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产妇死亡率马上从10%骤减到3%。这一结果,使塞麦尔维斯相信,的确存在一种能使产妇感染的“有毒”物质,而通过消毒水的处理,则能有效隔绝污染,从而极大减少产妇感染和死亡率。虽然这位后来被誉为现代流行病学之父、“母亲救星”的先驱,因为超前的洞察力,受到学界的嘲讽和排挤,在精神病院中英年早逝,但他奠基的学说和科学发现,在不到20年间得到了后继者的证实。细菌、病毒等微生物的发现,导致产妇感染产褥热的各种细菌、支原体、衣原体也逐渐被找到,通过消毒手段,西方妇女因产褥热而去世的死亡率已经极大地降低了。到20世纪初,当英国生化学家发现了功德无量的青霉素后,产褥热终于被全面攻克,再也没有妇女因此去世。塞麦尔维斯拯救了产妇,现代科学拯救了产妇。


e、清末民初,接生手术依然非常原始简陋。至此,有关“坐月子”习俗的来龙去脉,我们已经剖析得非常清楚了。唐宋时期出现产婆助产,大概是“文明”社会形成以后,避免妇女独自生产遭遇难产的一项有益的文化变迁。然而,随之产生的细菌感染,也困扰了之后近千年的妇女生育史。很可能,在产婆出现之前,产褥热和坐月子,都不存在;同样,在没有“坐月子”习俗,妇女产后即下地活动、劳作的地方,产褥热也绝少出现。人们在不了解产褥热致命病原的情况下,朴素地将其与风寒症状联系起来,形成了影响深远的蓐劳、蓐风禁忌。以为在产后不做任何活动,不与外界接触,就能躲避产褥热感染,无疑也构成了“坐月子”习俗的全部原因。产褥热(蓐风)和坐月子,在人类历史上,是一组成对出现的事物。然而事实恰好相反,正因为古代中国人这一错误的“坐月子”观念,导致她们在缺乏运动中降低了身体免疫力,又因缺乏洗涤清洁致细菌滋生,反而加剧了“蓐风”的危害。最终,人们将“坐月子”习俗妖魔化成一种偏执而有害的禁忌。


f、埃及石刻,一名妇女跪坐在地上,独自分娩。随着产婆的出现,分娩从室外搬到室内,从产妇独自变为产婆辅助,一方面减少了难产的几率,但另一方面,却因为严重缺乏卫生常识,给妇女的产后健康,带来了严重的问题。这些原本在分娩过程中给产妇提供帮助的产婆,无形中充当了冷血杀手的角色。著名医学科普作家棒棒医生提供了两则产婆“行凶”的确凿记录:“1901年,英国妇产科医生波尔特到福州行医,他看到接生婆为了给婴儿‘开路’,经常用长指甲代替手术刀,抓破孕妇的产道,造成各种人为创伤,是产褥感染的直接原因。美国女传教士道济也曾记载其亲历的中国旧式接生场景,孕妇难产脚先露,接生婆‘医者意也’,施展神级绝招,给露出的脚套上一只小鞋,那意思要婴儿自己‘走’出来。自然‘走’不出来,大人孩子双双殒命。”波尔特医生所到的福州,是中国产婆信仰、安胎顺产之神——临水夫人陈靖姑的故乡,可见这个曾经长期是主流的接生行当,需要为多少感染产褥热的妇女负责。


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到今天,医疗的系统不断完善,我们的接生设备提高起来,针对产褥这块的要求越来越高,对于产褥感染这块对妇女的威胁越来越小了。接生婆也逐渐的被助产士取代了。

总店导航 一键拨号